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fan5109的博客

海上生明月,天涯逢故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有钱难买女人骂  

2008-06-23 16:15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有钱难买女人骂

太行山上有一个名叫李占得,现年已近耄耋之年,头发白如雪,满脸皱纹,青年是风华正茂,能言会道的人,人们都称之为村上的小能人。而今老态龙钟 语言结巴,骨瘦嶙峋,青筋绽出,高高的个子,已成弯腰驼背,走起路来,两手弯曲着,一前一后的摇摆。村上的人绝大部分都称呼他老爷爷、大伯伯…..。

人们一见他就叫他“回忆往事”。他就满脸的微笑地说道:“那时六十年代,人们的生活和现在相比那真是天壤之别,曾经举国上下,四十天家家户户都没有开灶火、国内天灾,边境烟火不断,还要还苏联债,当时号称三年自然灾害。”

当人们喊爷爷时让他讲一讲“坐席”,他就挺直腰大笑,直至笑到弯下腰,边笑,眼睛里流着泪,还不时的用右手擦着两只很深凹的眼睛。

“那时1960年的冬天,我们庄里的闺女出嫁,全村人都要去,因为全村不到五十户,人口不到300人,莫管张王李赵都去送闺女。

昔日全村在家里干活的都要去,因为在那个时候都是干集体活,生产队长一敲钟,社员们都到队长指定的地点听领工,经队长一一分工,再由队长的下级正副组长带领,该到田间中耕、除草、施肥……。如果遇到嫁闺女的事,人人都心情舒畅,高歌摆荡。如果有人不去,那是不可能的。瞎虎上墙,还巴不住裂纹哩!在村外比如常年修水渠,给县级、公社支付的劳力,〔号称义务工〕就不去了。

不像现在,有身份证,在那个时候,人不离群,吃食集体饭,每天计工分。请假有队长,大队长…..如果未经批准,否则,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,或者挖社会主义墙角,就要革资本主义尾巴的命。几个干部一议论,今天夜里就要被批斗,戴高帽、抹黑脸、甚至游街,被批的精疲力竭。如有反抗、狡辩就被打得屁出尿流。从今往后,你就是不属于团结95﹪以上的群众了。

送闺女正是腊月十六,村里的驻队干部也都回去了,在外边干活的社员也回来了,人们一听说“座席”都是兴高采烈,争先恐后,踊要参加。

这一天,天还下着小雪,去送闺女的人又多,我又是姓李,主家就教我负责此项工作。我本以为我是队长,又兼大队副大队长,官字也不小。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堂堂也是一名大队长副的!

到了那里,接触很多陌生的客人,有的社员还给亲家介绍我是村里的大队干部,生产队队长,权利可大了,我听了,心理好像吃了面包夹肉似的,只打着嗝,洋洋得意,春风满面,趾高气扬,浑身轻飘飘的。

后来有人说我是“干部”有的社员对我更恭敬了,语言温柔,问寒问暖,细雨春风,百依百顺,随声附和,大部分人的语言、动作、都有乞求、可怜的样子!

人越来越多,有人咨询我是啥干部,本村社员说“当过生产队组长,现在是队长兼大队副大队长。”一旁的群众异口同声言道:“那不是‘忽松’带平常。”

我的鼻尖上也冒出了汗,好像碰了一鼻脸灰,心里不是滋味。“我家有困难、孩子学杂费、粮票、布票、病人的细粮”等等诸多问题都如烟云,身边也无人应筹了。也不像原来那样风光了。

坐上座的每座七人,还安排一名亲家陪着,上酒上菜,叙旧话新,论谈古今,拜亲访友,不时还划着拳,热闹非凡。

我的座位也不是上座,亲家把我安排到一间破草棚里,风夹着雪吹进屋里,凉飕飕的。屋内仅有一张桌子,有三个孩子和一个女孩子,大不过十一二岁。我的南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,还抱着一个又瘦又小的、不会说话,也不会站立的九岁半可怜的小女孩。我们这一座正好七人,也无人陪着。

刚刚上好八个菜盘,孩子们就用两只手齐抓共抢,嘴里、手里一瞬间盘里如洗一空,孩子们还互相埋怨着。孩子们张开嘴、伸出舌头、舔着盘……,用手咪着座子上的咸水,有的孩子还不时的舔着自己的两只小手……

我急忙劝说孩子们,要讲礼貌、讲文明、尊老爱幼,孝为先、孔融让梨,食不言等等。孩子们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,脸上挂满了寒霜,身子也不停地打着寒战,但孩子们的两只眼睛炯炯有神。两只眼睛东瞅瞅西看看,时时盯着持盘的人,时刻提高警惕,准备来之能战,战之能胜地坚强决心。

孩子们的两只小手是黑的、还冻裂着无数的痕迹,不时地流着血。孩子们的脖子上好像车轴子,黑乎乎的。满脸上也是黑的,好像是浮尘,泪水就可以拭去,两只眼睛的周围是干净的,眼睛是明亮的。头发虽乌黑,但无光泽,仔细看上去,头发上爬满了虱子,近看好像满头发,撒满了麦麸皮儿。上衣和下衣各一件,布丁不少,布的颜色各异,布丁也非常陈旧,风一吹,就露出肌肤,有的孩子就用草绳系腰,走起路来像有精神的小老头。我摸了摸他们的脊梁,冰凉冰凉的。他们感觉我的手是热的。他们的脚瞪着破鞋,脚趾头露着外面,脚后跟的冻疮口很大、也很厚,像是一支红笔在脚后跟画的道道似的。两耳黑糊糊、鼻涕又稠又黄,不断的一上一下,调皮的孩子还把鼻涕吸进嘴里,吞进肚子里。

上座的席开始了,孩子们也精神了。我就给孩子们说:“不要抢,我给你们均之、匀之的分享共餐。”我站起来了。

第一碗:一人一勺,剩下的我三口变一口地喝进肚子里。

第二碗:一人一勺,剩下的我一口气就把它吸进肚子里,肚子里也感到有点热,热得我像风匣似的只吸气。

第三碗:一人一勺,我也分到一勺,然后我的嘴里喊道“均之、匀之”。孩子们的眼睛巴巴地望着、那位女人也恨着我,虽不言语,面挂风霜,嘴唇微动,念念有词。我就再分给孩子们一人一勺,碗子的东西还有一大口,我就让了让那位中年妇女,那位妇女还赌着我的气,孩子们都抢着说:“我喝!我喝!……”来不计分舀,第四碗就放到桌子上了。

第四碗:每人两勺,剩下的我边嘴嚼边吞咽,那一位中年妇女骂我是:俊男子吃饭就是狼吞虎咽,我也不以为然,只顾多吃多占。

第五碗:每人两勺,我默默说道:“均之、匀之,公平合理。”孩子们可高兴哩。

第六碗:每人三勺,我就用筷子三下五去二的把它装进了肚子里。

第七碗:每人两勺,剩余的孩子们抢起来了,小瓷勺乱碰乱撞,乱夺乱抢。有的孩子把碗就端跑了,后边还有人追着……第八碗又上来了,孩子们像蜜蜂一样的飞来围着桌子。

第八碗:是鸡蛋汤。那位中年妇女想给怀里的孩子倒半碗蛋汤让孩子暖一暖身子,结果乱套了,孩子们的叫喊声 打架呐喊声,揪头采耳辱骂声,跌盘声,瓷勺断头飞落声,板凳相撞声,你追我赶,哭喊声震耳欲聋,持盘的人来了,放了一盘点心,孩子们有哭着,有的用手擦着泪水,都向我冲来,每个人分到一个点心。”

雪还在下着,风还在刮着……

孩子们离开座位走向讲堂问道:“补丁衣是什么衣裳,一定是很漂亮吧!”

另一个孩子问道:“在那个年代,没有桑拿浴、没有澡堂、没有卫生间吧。”

一个调皮的孩子说道:“老爷爷,你上次在五年级班里给他们讲到:在那个年代,把该吃的都吃了,不该吃的也吃了,我就编了个顺口溜,‘人是铁,饭是钢,天是被,地是床,玉米叶,揉淀粉,蒸馍馍,玉米芯,磨成末,食到肚,心不慌。骨瘦如材,右手敲着胸膛噹噹响’我问你,现在人,敢吃么?”

两三个小孩子争吵着去问老爷爷:“虱子是不是咬人,现在人的头上怎么没有发现虱子?”

还有几个孩子也上来讲堂问老爷爷说道:“六十年代,家家无粮,度日如年,饥饿寒冷,骨瘦如材,衣不遮体,食不饱肚,天灾人祸,生死病老,国难当头,户户贫穷,人人饥寒,在那个年代是否还讲文明、道德、奉献爱心,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,比如汶川地震?”……

老爷爷必定是老了。老爷爷说道:“你去问问你的爷爷,就知道了。我很耽心你们是在花盆里长大的,没想到你们会这样聪明过人,这就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,你们要珍惜时间,勤奋读书,读书为国家的繁荣富强而读书,读书为人民而读书,为自己嗜好而读书。中国人民是坚强的,就是靠着钢的脊梁和铁的臂膀,勤劳的一双手,顶天的两条腿和立地的一双脚,历经千难万险,披荆斩棘,与天斗,与地斗,与人斗,‘独有英雄驱虎豹,更无豪杰怕熊皮’开创了人间正道----社会主义道路,这就是人间的阳关大道。你们要高举五星红旗,意气风发,斗志昂扬在这条社会主义大道上永远走下去!”

老爷爷的人马都来到学校叫回去吃饭,已经是四世同堂了。

我和老爷爷一同走出了教室,快要到学校大门口,我看到花园的一块碑正对学校门口,正面写着:“李占得捐资八万,建楼一座,泽被后世。”碑的后面写道:“占得坐席,均之,匀之。”我问道:“老爷爷,碑的后面的文字,这是为啥?”老爷爷语气高亢,性格率直,诚信爽快的回答:“这是我人生中的转折,当干部要干干净净做人,给百姓办事,要端端正正,一身正气,与百姓共事要身先士卒,先人后己。这一次座席,是我一生中的奇耻大辱,终生难忘。”

我和老爷爷一起同行,来到山村的中央,刚一迈步,道旁又有一碑,碑文写到:“占得自筹资金,筑路二百八十米。碑的北面写道:‘占得座席,均之匀之’。”

我问他,你的钱是……,他说道:“八二年土地下放后,我承包了千亩荒山,在林中养鸡,养羊,喂猪,养牛,五畜兴旺。一到春天,百花争艳,夏秋硕果累累。国家每年也拨一部分林业款,我们一家人有吃有穿,把结余的一部分钱,为国家、为人民多做一点贡献,心里就踏实,活着也就不累!你看:村里的群众给汶川地震灾民的捐款,数我的二孩捐款数量最大。老爷爷用拐棍指着一万三千元说道。我和孩子们商量,把我的柏木棺材卖掉,支援抗震救灾。今年我的生日礼节都免了,全部折成了人民币,两样合计五千八百元……”

老爷爷的大孩子名叫李国林说:“我的爸爸自从那一次座席,就生了一场病,后来他才想通了:把自己的照相扩大,把相片镶嵌在相框里,还让当地民间的书法家,在照相片的下面写上‘占得座席,均之匀之’几个大字,并悬挂在墙上。当时座席的那一套黄色军大套,用兰卡机布料做的一套衣服,还有一双补过的黄色军鞋,每逢党的生日、爸爸的生日,爸爸终是穿上,还把自己的相栏放在自己的胸前,还唱着〔〔我们走在大路上〕〕的歌曲,全家都乐和一番”。

我心里默默念叨:“攒德,赞德,占得真是君之,云之啊!”

“占得座席,均之匀之”她好像人生的一面镜,照亮了李占得爷爷的人生路,让他活得愉快、潇洒,无忧无虑。为祖国、为人民而活着,活得很有滋味,积德行善,这就是做人的真谛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